缙云县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欢迎您!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最后的坚守 ——“百廿间”拆迁安保纪实

走进缙云县壶镇镇松岩村的“百廿间”,仿佛走进了一座宫殿,亦或是走进了一段220年的历史。

尽管斑驳,却也掩盖不了曾经的繁华。

“百廿间”由四进南北跨院一百二十间房屋构成,前厅后堂,两侧夹厢走廊延伸。厅堂上的栋梁、门窗都由工匠精心雕刻成各种精美图案,经历了二百多年的沉淀,更具历史价值。

据当地村民介绍,二三十年前有人来收购这幢建筑的门窗时,一扇雕花门的价格就足够装修一套房子,因此也有住户把门窗拆了卖钱。后来文物部门加强了监管力度才刹住此风,让这幢建筑文物基本得以保全。

“百廿间”所处的松岩村是潜明水库的库区位置,整个村庄拆迁移民,“百廿间”也不例外。文物部门准备把“百廿间”整幢建筑搬移到别处,以原来的材质模仿重建“百廿间”。

6月23日,缙云县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派出6名保安进驻松岩“百廿间”对这幢建筑进行拆迁安保。

全村拆除、搬迁,场面混乱是可想而知。只要村民们来一个不应该的“顺手牵羊”,都有可能对建筑文物造成严重毁坏。

为了保护“百廿间”建筑不受村民搬迁而遭受人为损坏,缙云县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制订了“百廿间”安保方案,通过技防人防相结合的方式,在“百廿间”四周和通往“百廿间”的各个路口安装了8个监控摄像头进行二十四小时视频监控,同时保安人员在“百廿间”范围内通过白天巡逻检查、晚上进行蹲点值勤,做到人机结合,上、下班无缝交接,确保文物万无一失。

6、7月正是闷热的梅雨季节,洼地里、草丛中、垃圾堆下都是蚊子的天堂。全部村民已搬走,余下的这一段时间的每个日夜里只有我们的6名保安员作最后的坚守,与疯狂的蚊子展开顽强的战斗。白天还好,保安员们可以采用游击战术,可一到晚上不得不转为阵地战的时候,每个踞点和值班室都会被蚊子视为“珍珠港”,成群的“轰炸机”组织了无数个批次的饱和轰炸。像蚊香这样的化学武器在这里居然没什么用武之地,全靠电蚊拍这种“地空导弹”抵挡了“敌机”的密集进攻。轰鸣声和爆炸声一直到天亮才得以缓和,看着满地的尸体,本以为下个晚上的进攻可以减弱,却不料疯狂依旧。

全村的房子基本拆光了,“百廿间”已成一座孤岛,被周边满目的建筑垃圾包围。清冷和杂乱自不必说,最困绕保安员们的是生活的不便,尤其吃饭是个大问题。松岩村离壶镇镇有十几公里的路程,每个饭点都要跑到壶镇去或叫外卖都不现实,只能自己开伙做饭。即便如此,买菜也是个不小的问题,离他们最近的菜摊也在七八公里之外,而6个人3个上白班3个上夜班无缝对接,只能让上夜班的人交接后先骑着“小毛驴”买菜回来再补觉。后来,一些好心的村民看保安员们这么辛苦就告诉保安员,有些菜地里还留有自己种的蔬菜,自己已经搬走了,回来拿一次菜也是不方便,烂地里也就烂了,不如让保安员们去菜地里拿些蔬菜烧。这样一来,他们就不用天天跑菜摊去买菜了,只要买点肉回来就可以坚持好几天。

这中间还有过小插曲。一个保安员从菜地里摘回一个冬瓜正巧被路过的另一村民看到,以为是保安员去村民菜地里偷冬瓜,于是拦下保安员,要依照松岩村的村规民约处理保安员。保安员跟这村民解释说这冬瓜是经过这菜地原主人的同意后摘来吃的。这村民却不依不挠说保安员看村民们都已经搬走就偷他们菜地里的菜了。这事汇报到了公司,公司立即派出保安第一大队大队长周云富和保安督察员楼建忠前往了解详细情况。如果确实是保安员偷摘了村民的冬瓜,一定要给予严肃处理;如果保安员所说的情况属实,要保护好我们的保安员,同时给原菜地主人送去菜钱。最后周云富他们找到原菜地主人问明了情况,确实是自己叫保安员去摘菜的,也不愿意收取保安员送去的钱。他说:这些菜地连菜一起都已经被政府征收,实际上这些菜也就不是我了,现在我去这菜地拿菜跟你们去这菜地里拿菜的道理是一个样的,我只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我们都搬走了,你们还要在这里为我们的袓宗守护财物,我们应该感谢你们才对。

盛夏入驻,已至深秋。前后一百多个日夜,偶尔有指挥部或者博物馆的人来往,再或者就是搬走的村民零稀的回来转转。除此,就6人相守。国庆中秋大假,别人或出游,或团聚,可他们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妻儿父母。大假后的一场秋雨就让整个缙云的气温断崖式的从三十几摄氏度掉到了十几摄氏度,让人感觉这天气是要直接就把山景如画的秋天给抹去。

雨中的山区显得更清冷,坚守的保安员们见到村子里有人回来都会高兴的上前打招呼,以增加一些温暖的素材。却不料在某日与一上访户打招呼,惹来了一场吐沫横飞的谩骂。上访户因为拆迁补偿要求没有全部得到满足而把怒气转怼上了无辜的保安员。想来也是委屈,只是想打个招呼或者能聊个天而已,却无端遭受谩骂,让本已觉得死气沉沉的坚守更为无趣,可工作还是要坚持。

坚守中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公司巡检人员到了他们的执勤点的时候,就像是远嫁的小媳妇望穿秋水终于盼来了娘家人一样。别的执勤点大多都觉得巡检人员要求太严格而不喜欢,他们却相反总是盼着巡检人员经常来,顺便还可以问问这个执勤点什么时候可以撤销。

环境的杂乱、条件的艰苦、氛围的清冷,种种都是煎熬,可对“百廿间”搬移前的保护又是必不可少。坚守的保安员们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念想着,“百廿间”的搬移总会开始的,这平淡、无趣甚至无奈的工作总有一天会结束的,只是希望早一天到来。

尾声:历时四个多月的百廿间安保工作于10月底完成移交工作,6名保安员撤回到公司原来的工作岗位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